1. 7月30日上午,合肥殡仪馆1号厅,白色雏菊拼成12X111902,这是庐江县消防救援大队政治教导员陈陆的消防编号。

        “陈陆……”一声椎心泣血的呼唤,妻子推开搀扶她的手臂,使尽全身力气绷直,向躺在鲜花丛中的丈夫敬礼,热泪滚滚中最后一次望向他。

        亲友恸哭,战友洒泪,1000多名党员群众送他最后一程。

        英勇:“掉头!稳住!不要怕!”

        入梅以来,陈陆一直在奔跑,就像“粘”在橡皮艇上一样。连续干了四天,半夜才回队里,清晨早早出发救援,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。

        “他的脸和手背都被晒得发红蜕皮,双腿过敏发炎,但他不下火线。”庐江县消防救援大队长方锐说。

        7月22日,接到庐江县防汛救灾指挥部的指令后,陈陆火速奔赴现场。

        决口扩大,水位陡然从0.4米猛涨到3米多。这是水域救援中最不可预料 、最难自救、最容易发生事故的状况——“滚水坝”。

        “掉头!稳住!不要怕!”陈陆连声吼道。话音刚落,橡皮艇猛然侧翻,艇上5人全部卷入汹涌湍急的洪流中。

        洪水没有牙齿,却一瞬间吞噬生命。常青、李俊杰、李顺3名指战员侥幸脱险,但陈陆和村干部王松,却不幸被汹涌的激流卷走失联。

        奋战96小时,出警411次,辗转5个乡镇,行程600余公里,解救和疏散群众2655人。这些数字在这一天戛然而止,陈陆走了。

        担当:“刀山敢上,火海敢闯,敢打头阵”

        如果不是一次次冲锋陷阵,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或许陈陆不会走得那么匆忙。

        4年前,在庐江抗洪抢险中,陈陆连续奋战35个小时,带领大队成功营救和疏散2430人,群众无一伤亡,自己却当场累晕,送到医院抢救2个小时后才转危为安。

        “要求队员做到的,首先自己要做到。”陈陆生前总是这样说,更是这样做。

        瑶海机电大市场突发大火,陈陆一头冲进浓烟滚滚的火场,连续奋战,成功灭火后坐在路边,累得连话都说不出。

        大雪救援时,陈陆顶风冒雪,昼夜奋战,连续两天两夜泡在刺骨的雪水里,左大脚趾严重冻伤,差点截肢。

        参加汶川地震救援时,陈陆全身起水泡,双腿就被毒虫叮咬起泡流脓,背着60余斤重的破拆设备,在险境里拯救生命。

        一桩桩,一件件……他在火光中出生入死,在危险前从未退缩,把生命的光辉融进祖国的星座,成为天空中闪亮的一颗星。

        传承:“家风好,家教好,忠诚热血”

        陈陆牺牲后,白发苍苍的父母、年幼无知的儿子,瘦弱无助的妻子万分悲痛,如遭晴天霹雳。

        “希望部队领导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当前防汛抗洪的大局上,不要为陈陆的后事牵扯太多的精力。我们相信,也唯有这样才能真正告慰陈陆的在天之灵!”爸爸陈立山说。

        陈陆是一面镜子,折射出一个传承红色基因家庭的军人情怀。

        陈陆出生于军人家庭,父亲是第一代安徽边防军人,外公是抗美援朝的老兵。小时候,他经常听外公讲部队的故事,不禁心生向往。

        2001年,陈陆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,加入了消防部队。

        没有天生的英雄,却有真正的勇士。生于军人家庭,忠诚是他与生俱来的血脉传承,受命之日则忘其家,临阵之时则忘其亲,击鼓之时则忘其身。

        “家风好、家教好,见人就笑,跟当地群众大爷、大娘、大姐叫得亲热,从来没有什么架子。”庐江县消防救援大队队员常青说。

        “卅六年热血人生,英魂不泯丹心映山河;十九载水火青春,为民赴难忠胆耀江淮”一位战友为送别陈陆撰写的挽联,浓缩了他短暂而热血的一生。

        来源:安徽日报

        责任编辑:崔安坤

        值班总监:王小明

        审核:谷雨